主页 > 产品视点 >Mitchell:「是他让我对篮球着迷!」,新一代的年轻球员 >
Mitchell:「是他让我对篮球着迷!」,新一代的年轻球员

2020-06-08


Donovan Mitchell在以模仿Vince Carter当年的扣篮向他致敬,并由此赢下紧张的扣篮大赛的几小时前,稍稍花了点时间来跟我们回顾自己的过去,回忆多年前他一些关于NBA最早的记忆。Mitchell想进入联盟的梦想如今已照进现实。

「伙计,那可让我很难说啊,」在週六的新闻採访中,犹他爵士的新秀这幺告诉Yahoo体育的记者。「第一个映入我脑海的,我可能会说是James的’决定1.0′.」

这也在情理之中。当LeBron James在ESPN的节目中告诉主持人Jim Gray他将离开克里夫兰骑士而加盟迈阿密热火时,Mitchell还只有13岁。那是件吸引人眼球的大事——「这件事在那个时候改变了整个NBA,」Mitchell说——全美各地有将近一千万人守在电视机前等待最后的结果。

但并不包括Mitchell。

「当他做出决定的时候我有关注,」Mitchell解释道,「也许那可能是当时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那幺,当时的他在哪里?

「我当时在康乃狄克州的格林威治,正要去格林威治的一所学校上课,」他说,「六年级的我是LeBron James球迷,但我妈妈让我去上课。我希望James能去迈阿密。我希望他能拿到自己的第一个冠军。」

年轻的Mitchell很高兴的看到他最喜欢的球员之一为自己未来的成功定下了计画。不过在格林威治男孩女孩球队里,他并不能跟每个人都分享这种喜悦。

「那里的人大多是尼克球迷 … 他们都不怎幺高兴这个结果,」Mitchell说,「他们把一切能扔的东西都扔了出来,我差点就被一个Snapple的饮料瓶砸中脑袋。那没关係。我当时只是在庆祝这件事,所以那没关係的。」

也许你也有跟Mitchell相似的经历,故事的细节可能比不上他所描述的那样:在你脑海深处的记忆琥珀中,你总会在某一刻感受到萤屏上的球员带给你现实中的影响。我们在跟参与週五新秀挑战的球员和其他一年级二年级新秀谈过之后——这批美国本土和海外的天赋球员注定将成为NBA的新世代——即使没有如Mitchell的故事中在男孩女孩球队外面躲避Snapple瓶这种细节 … ( 感谢上帝的小小怜悯 ),但他们看上去都有类似这样的故事。

Mitchell:「是他让我对篮球着迷!」,新一代的年轻球员

让我们来找出一个19到22岁的球员普遍认同的球员?Mitchell在週六晚上最后一扣足以说明传奇扣将的对他鼓舞。

「我想说,我一直都有关注NBA——当时我没有电视,或者网络,所以我没有真的看到所有人的表现,」丹佛金块的后卫Jamal Murray说,Murray成长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基奇纳。「但是我看了Carter在扣篮大赛的表现,还看了他的比赛,他是我最喜欢的球员。」

「你知道的,我也看Vince Carter,」Murray身边的队友,来自曼菲斯灰熊的后卫Dillon Brooks也说道,他来自安大略省的米西索加。「那些空接,那些扣篮,他让多伦多的 … 每个人身披紫色的暴龙球衣。他让我想要去打篮球,想要去扣篮,想要成为这项运动的一部分。」

来自加拿大的球员们肯定对Carter所带来的影响有所共鸣,而这种影响不仅存在于加拿大本土,也早已远播海外。

「扣篮大赛!」Bogdan Bogdanovic朝我喊道。这名国王后卫——25岁经验丰富的球员,几年前就在欧洲联赛风生水起,这赛季他刚刚登陆NBA——当他回忆起自己在贝尔格莱德,对现国王队友Carter当时展示出来的扣篮感到惊讶之情时,仍然忍不住两眼发亮,笑个不停。

「我记得我们那时候有Sony Ericsson手机。那款手机只能播放影片,」Bogdanovic说,「我的一个朋友有关于他扣篮的几个小影片短片,所以我们一直看一直看。那个时候那是最受我们欢迎的。」

跟Bogdanovic相似,芬兰前锋Lauri Markkanen因为时差的关係,成长经历里很少能够看到NBA的现场直播,但同样也有很多关于NBA的记忆。12岁的时候他儘可能的开始拖延自己的睡觉时间。

「湖人对上魔术(2009年的总冠军赛)可能是我记忆里第一次看的比赛,」这名来自亚利桑那大学的空间型大前锋,也是新秀赛季最快投进100三分的新秀这幺说道,「当然,我肯定记得每个回合,每件事情,但是那是我真正开始看NBA。」

现在身高7尺的Markkanen可以面对面的站在Dwight Howard面前,正是他带领当年的魔术队打进了总冠军赛。但在当时,Markkanen的眼里只关注到了比赛中展现的竞争心。

「我毫无疑问是一个Kobe式的球员,」Markkanen说,「我之前一直是打后卫这个位置。」( 所以你们也不用奇怪他在技巧挑战赛的出色发挥。 )

09年的总冠军赛同样激励了另一个技术多样的大个子,他也是这次全明星的参与者之一:费城76人新星Joel Embiid。

「当然,我大概在14还是15岁的时候开始打球——那也是我第一次看NBA总冠军赛,」喀麦隆人说,「那是湖人与魔术的比赛,那也是为什幺Kobe是我最喜欢的球星,同时也是为什幺我会希望打篮球。在那一年后,我开始了我的篮球生涯。」

你如果记得现在Embiid只有23岁,这也意味着他只打了7到8年的篮球,而现在的他已经非常的优秀了。这幺看的话,那些充满自信的开始都会有非常有意义的结果。

不只是Markkanen和Embiid这幺认为。NBA新世代里还有很多的球员,他们都把Kobe Bryant视作极富吸引力并且充满了紫金荣耀的球员。

「我想说的是,他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球员,」Jayson Tatum说出的这话也许会让波士顿塞尔提克的球迷不怎幺买帐。「有很多的原因——我喜欢他的个性,他的职业态度,他的动力,他的付出。而且我喜欢他的比赛。他是一个真正的竞争者,一个赢家,他总想要做到最佳。」

Kobe的那种竞争心,以及他比赛中的高光时刻,引起了在巴哈马长大的Buddy Hield对篮球的兴趣。

「湖人和76人的总冠军赛,当Allen Iverson和湖人对决时,」这个把自己描述成「Kobe式球员」的国王球员这幺说,「那让我开始真的对NBA感兴趣。他们之间的对抗和竞争。Allen Iverson,他跟Kobe Bryant和Shaquille O’Neal还有跟湖人全队的对抗。他赢了第一场比赛,那是场伟大的胜利,随后Kobe连下四场做出回应。但他依然在努力竞争。」

Mitchell:「是他让我对篮球着迷!」,新一代的年轻球员

就像Allen Iverson的斗志和品质越过了墨西哥湾那样,对于在德州的圣安东尼奥成长起来的Taurean Prince而言,Iverson对他同样有着很大的影响。

「在我的印象里,他真的很有影响力,」亚特兰大老鹰的前锋说,「他让自己保持前行,不去特别在意别人会怎幺想,无论自己究竟身处何种环境,他都会去做自己。我认为A.I.真的让我第一次被篮球这项运动所吸引。甚至我的髮型也有受到他的影响。他给别人的感觉就像是,『OK,不管别人怎幺想,我就是我。』」

对洛杉矶湖人的前锋Brandon Ingram而言,在离他6岁生日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NBA进入了他的生活中,那时候他看到了状元秀也可以是来自高中而不是大学。

「看到LeBron James在高中毕业之后就被选中,」Ingram说,( 这对自己来说是不是合适? 「毫无疑问这不适合我,」他笑着说。 )「看到他在高中毕业之后做到这些,看到他在联盟里的那些高光时刻,以及那些从高中跳级进入NBA所带来的疯狂影响,这些都让我感到了鼓舞,也更加充满动力。」

Dennis Smith不仅受到了来自像Kobe,Iverson和James这样的球员场上场下的深刻影响,他同样记得自己现场看到NBA比赛所带来的震撼感。

「我最早关于NBA的记忆——我不记得那是不是这场比赛——但是那应该是湖人跟巫师的比赛,」这名来自达拉斯独行侠队的控卫,也是自称「当时被深深震撼到的球迷」说,「我当时在看比赛,可能那场比赛里Gilbert Arenas拿了60分。」

上了一定年纪的球迷可能依然会记得那场比赛,比赛之后,Kobe谈到了Gilbert Arenas的投篮选择,「他似乎没有什幺手下留情的时候。我不觉得他总能投进那些球。有些他今晚能投进的球,你却投丢了,那些可是糟糕的出手选择。这让我感觉太糟糕了。」那种奇妙的感觉,让Arenas在投出那些球的时候更多的会喊,「Quality shots!」 而不是以往的「Hibachi!」 ( 伙计,2000年的前十年就是这幺神奇。 )

对9岁的Smith来说,当时看来进入NBA还是有点遥不可及的。

「我感觉就像是,『嘿,伙计,球员们都没有投丢一个球啊,像我们这样的小孩要怎幺样才能进入联盟,』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他说,「看到那些的时候我觉得很惊讶。那种事情简直难以置信。」

当你能现场看比赛时,你就有机会亲眼看到电视中所见到的那些球员和场上发生的事情。

Mitchell:「是他让我对篮球着迷!」,新一代的年轻球员

「我第一次去看NBA比赛的时候大概只有7岁,」波士顿锋卫摇摆人Jaylen Brown回想当初,他在週五的新秀挑战赛里拿到了35分10篮板。「我成长在亚特兰大。老鹰应该在和 … 我不确定那是和谁哪支球队的比赛。也许是灰熊?我只记得那是场老鹰的比赛。」

那时候对老鹰来说不是什幺巅峰,老鹰儘管在1999年到2008年之间拥有像Jason Terry和Shareef Abdur-Rahim这样充满天赋的球员,但还是连续9个赛季负多胜少。不过战绩不重要。重要的是比赛本身。

「那场比赛是在我7岁生日那天,我求了他们一年了:『我唯一想要的就是去看一场NBA比赛,』」Brown边笑边说,「然后他们答应了,我的母亲和阿姨。特别是Lisa阿姨。她让这一切成真。」

感谢很多像Lisa阿姨那样的慷慨之举,感谢Sony Ericsson手机拥有者们,还要感谢那些世界各地的男孩女孩球队,NBA的新一代在当时会相信他们自己可能有一天能进入这个联盟,能像A.I.那样拚命,可以像Kobe那样投篮,或者还可以像Carter那样翱翔。你会记得这些感觉——这种感觉抹去了现实与幻想的边界,鼓舞着你开始这段令人期待的旅程,并最终指引你站在全明星週末的舞檯灯光之上。

「曾经我去看了一场暴龙的比赛,站在人群里的我喊了Carter的名字,」Murray说,「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朝我挥挥手,那可能是 … 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一段回忆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