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手机视界 >张汉发72岁阳光灿烂‧油画纪录槟城二桥诞生 >
张汉发72岁阳光灿烂‧油画纪录槟城二桥诞生

2020-07-08


张汉发72岁阳光灿烂‧油画纪录槟城二桥诞生张汉发是一个“追光”的画家,光线越强烈的地方,就是他写生的好时机。本地作家朵拉曾形容他为“追逐阳光的画家”;中国美术界则把他在中国的作品名为“阳光下的碉楼”,他作画的时候,不怕太阳晒,最怕烟雨濛濛天。从槟城老屋木桥,画到中国的碉楼土楼,再古老悠久的景物,在他画笔下都是阳光灿烂,充满明亮朝气的。他也是一个喜欢用画笔来“渡桥”的印象派画家。早在八十年代,他的画笔见证了槟威大桥的落成。事隔廿多年后的今天,他再度用画笔记录下槟城第二大桥的兴建过程,而且一画就三年。这位槟城印象派油画家虽已72岁,但却有着30岁的阳光心灵。眼前72岁的张汉发刚刚从槟城第二大桥上写生回来,桥上无遮荫物,站在还未完全竣工的桥上写生两三个小时后,太阳已把他双手臂晒黑了,但他看来并不在意,眼看二桥就要落成,他这三年来一直随着二桥工程进程而写生的作品,也即将随着大桥的落成而近尾声了,他的心情何其澎湃,因为打从槟城二桥还在海上进行打桩工程时,他就揹着画架跑到那里写生,用画笔记录下了二桥的诞生,这一画,就3年。张汉发在2010年12月12完成了第一幅二桥的写生画,当时二桥才开始进行打桩工程,海上岸边都是重型机器,他用24寸乘20寸的画布,画下了第一幅情景。后来大桥开始在海上慢慢成形,24寸乘20寸的方形画布已经难以表达意境,他改用了41寸乘16寸的长方形画架,就这样,一画就三年多,可说是随着槟城二桥一起成长。访问当天,他的“二桥之画”已经画至第廿七幅,他预料二桥在10月完工时,其作品将会再增多三四幅就可圆满结束。当然,这当中还要胥视天气是否良好,不下雨也没烟霾,才不会影响他写生的意境。所以,画二桥不能说“风雨无阻”,反而得“看天行事”。开画展与大家分享“我的画都是以写生为主,当场作画,当天完成,我不喜欢用拍照回来再作画的方式,因为我希望可以把当时的阳光和当下的感觉都即时画在画布上,所以,每次出门前都要看看天色。”为了记录二桥的诞生,他也尝试以不同的角度和方向为赶工建造中的二桥作画,从槟岛的峇都茅到对岸威省的峇都加湾,都有过他的足迹。在工地上劳作的人几乎都认识他,因为他有事前向中国的建桥公司高层申请通行证,所以在他写生期间,大家也都给他打开方便之门。完成了槟城二桥的画作后,张汉发打算配合10月的通车礼举办一项画展,用其充满阳光能量的作品来与大家分享二桥的建造经过。古稀仍有好学精神张汉发的油画,犹如现场立体呈现。画里的一物一景,光线和阴影都浮现清晰。这就是他坚持的写生意境,因为现场作画,可以即时捕捉住当下的那份感觉。虽然已是72岁,不过,张汉发直言心态上仍保持在30岁,对于新鲜事物及美丽景色始终有着好奇和好学精神,也非常享受在阳光下写生的自由。但不说还不知,张汉发年轻时原来是银行文员,在六十年代的槟城,能在银行上班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虽然在中学时期,他曾立志要当全职画家,但美术老师的一句:“你能耐得住每天以鹹鸭蛋配粥吃的日子吗?”就在良师的建议下,他最后找了银行文职的工作。“我的美术老师当年在锺灵中学是着名的油画大师,当他知道我想当全职画家时,即时提醒了我。他说我的绘画基础已经打稳了,但还是要先填饱肚子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老师言之有理,我在银行工作至退休,但我也从没有放弃画画,几十年来每週末还是会出外写生。”他笑言,之所以选择在银行工作,也是因为工作时间固定,收入稳定,让他可以在无后顾之忧下有更多时间继续画画,直至退休后,他才把全副心神投入在作画里,并把老家装修成画廊。桥中曝晒写生对于跨越马六甲海峡的两座槟城大桥,张汉发也看到了相隔廿几年的科技变化,竖起拇指大讚好。他说,槟威大桥在八十年代建造时,曾发生过数宗工地意外,造成伤亡。反观当前二桥的建造,在高科技的技术下已经大幅度的降低了建桥过程的风险性。“记得当年槟威大桥工程进行时,我跑到那里写生,承建的韩国公司人员见到我出现,就用韩语叽哩咕噜的讲一大堆,从他们的肢体语言大概猜到是说闲人免进,但当年工地管制不如现在严格,我向工地主管申请让我在那里写生,那主管也只是用手写了一封“批准信”给我,我就带着他那封手写的信继续作画。”获承建公司同意才可进入但今天二桥的建造可不简单,工地管制也严格有规模。张汉发说他是亲自会见了中国承建公司的经理,并在对方的同意下,才得以进入工地範围。该公司还给了他一个通行证和工地安全帽,让他在不影响工程进行的情况下才可以进入,同时得遵守安全条规。“所以二桥在海面上施工以来从没发生不幸事故,早前发生坍塌的意外是在衔接陆地部份,那是由本地公司承建,并非中国建造公司负责的範围。”因为有特许通行证,最近的他还得以抢先驱车直上二桥的中央去写生,在空无一人的桥上画画,没有树木可以遮荫,他就这样曝晒在太阳底下,一画就两三个小时,马上把皮肤也晒黑了。“写生时偶尔会有工作人员经过,有者会停下来看一看,但彼此都不会打扰对方,我写生时也不喜欢閑聊,大家打声招呼后就继续各自忙碌,互相尊重,一切也都变得很顺利。”心痛姓周桥趋商业化对于槟城独特的姓氏桥,从被冷落到被拥戴,张汉发也不禁要感叹姓氏桥的转变。10年前的乔治市还未入遗,张汉发已在各姓氏桥上写生,并把作品集合成一套明信片。事隔多年后,乔治市入遗了,姓氏桥开始受到注目,尤其是姓周桥,一夜成名,成了国内外游客最爱去“朝圣”的景点。姓周桥改变最大“我有好几年没去姓氏桥了,最近再到那里写生,才发现姓氏桥改变了很多,特别是姓周桥,都变了样,看了心痛又可惜!”张汉发感慨姓周桥也不能免俗的开始走向商业化,桥上出现了许多售卖纪念品的摊子,走廊上还被加盖屋顶,整座木桥都变了调。此外,一直被忽略的姓王桥如今也人去楼空,只剩下摩多棚让人停放摩多。10年前画过的姓郭桥,也早在城市发展脚步中被淘洗了。“我近期在姓氏桥写生分别画了七八幅画,比对十年前,改变最大的非姓周桥莫属!”开平碉楼写生最难忘在画槟城二桥之前,张汉发也曾有一段时间常在中国与槟城之间往返,那是他先后应邀到中国广东省开平市的碉楼,以及福建省永定县的土楼为这两个世界文化遗产地写生作画,还在当地地方政府的协助下办过个人画展,获得中国官员及当地收藏家好评。提起当年在中国作画情景,张汉发念念不忘的还有当地的风和日丽。一个追逐阳光的画家,能在阳光充沛,但温度又恰到好处的时空下写生,心情也格外轻鬆写意。“最难忘是在开平碉楼写生时,适值9月入秋季节,天气凉爽,阳光猛烈,平均气候在摄氏20度左右,好天气会带来好心情,我越画越激情,那一段日子,真的好惬意!”中国完成逾百幅油画开画展张汉发在中国前后也完成了逾百幅作品。后来配合开平市碉楼申请入遗成功,当地市政府在举行庆典期间,还为他开办了个人画展,展出了以开平碉楼为题材的近百幅油画,取名为《阳光下的碉楼》,同时,也为他出版了同名的精装版画册,更吸引了北京中央电视台到开平访问他,并为他拍摄纪录短片。因为碉楼而让更多中国朋友认识了他,之后的福建永定土楼主办世界恳亲会,当局再度邀请他前往为土楼作画,同时也在当地举办了个展。了解《槟城二桥》多一点:槟城第二大桥是由槟岛的东南部峇都茅(Batu Maung)衔接至威省的峇都加湾(Batu Kawan)。工程预料在今年10月初正式竣工。这座耗资了45亿令吉,由马中合作建造的大桥全长24公里,其中16.9公里跨越大海,比1985年通车全长13.5公里的槟威大桥还要长10.5公里。/副刊‧报导:黄碧丝‧2013.09.1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