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像知道 >救经济 vs. 救游民?旧金山课「科技税」惹议 >
救经济 vs. 救游民?旧金山课「科技税」惹议

2020-07-12


救经济 vs. 救游民?旧金山课「科技税」惹议

近日,旧金山监事委员会提出了个计画,打算对进驻旧金山的科技和新创公司课徵「科技税」,用于处理当地越来越严重的游民还有住房问题,消息一出引发科技界反弹,痛批当局在找「代罪羔羊」。

课徵「科技税」  解决住房危机

随着大量科技和新创公司进驻,旧金山的房价也跟着水涨船高,连带使得住房问题越来越严重。面对这个棘手的问题,旧金山监事委员会(San Francisco Board of Supervisors)提出了个计画,透过向科技公司课徵 1.5% 的工资税,来筹措解决住房危机所需的预算。

一旦「科技税」计画通过,每年旧金山将多出 1.4 亿美元(约台币 45.6 亿元)的经费,可以用于保障居民有房住,减少当地民众流落街头的可能。

根据统计,2015 年旧金山市有 6,686 名游民,比 2013 年的游民数增加了 4%。

11 月才能定案

然而,当局课徵「科技税」的计画还是得等到今年 11 月表决通过后才能执行,不过,旧金山当地民众和科技公司间的战争已经拉开序幕。

救经济 vs. 救游民?旧金山课「科技税」惹议 旅游住宿平台 Airbnb 的办公室,该公司间接造成了旧金山的住房问题,因为房主都把房间出租给旅客,不愿意租给当地民众。(source:designboom)科技公司是「代罪羔羊」

首先,跳出来反对科技税的就是拥护科技公司的团体。

湾区委员会经济研究所(Bay Area Council Economic Institute)主席温伯格(Micah Weinberg)说,科技税计画只不过让科技产业成了「代罪羔羊」。该研究所是旧金山着名的智库,包含 Facebook、苹果和 Airbnb 都是该组织的成员。

同样支持科技公司的旧金山科技与新创公民倡议组织(The San Francisco Citizens Initiative for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表示,科技税「瞄準且中伤科技公司」。

只会让工作往外流

星佳(Zynga)游戏公司创办人平克斯(Mark Pincus)说:「课科技公司的税只会让旧金山的工作机会流失,这是透过伤害经济来解决住房危机。」

投资 Uber 的卡拉卡尼斯(Jason Calacanis)受访时表示:「旧金山是个很棒的城市,但却由无能的人管理,他们无法解决诸如犯罪、游民、住房和交通等基本问题,他们只会让这些问题更严重。」

救经济 vs. 救游民?旧金山课「科技税」惹议 在繁荣的旧金山市区,不时可以看到游民的身影,支持课徵科技税者表示,是时候让科技公司付出代价了。不给减税就搬家

一旦科技税上路,首当其冲的就是像 Twitter 这样总部设在旧金山的科技公司。

2014 年,Twitter 威胁当局要是无法减税,他们就要搬到硅谷,当局决定妥协让 Twitter 省了 3,400 万美元的税,换得他们继续待在旧金山。

要科技公司付出代价

当年极力反对当局给 Twitter 减税的旧金山市监事坎伯斯(David Campos)支持科技税,他当年曾说旧金山「得好好想想如何让繁荣均分」。

同样支持科技税的监事马尔(Eric Mar)说:「我们城市中快速成长的科技潮威胁了我们繁荣兴盛的能力,在科技爆炸后 5 年,是时候旧金山市要这些科技公司付出平等的代价了。」

救经济 vs. 救游民?旧金山课「科技税」惹议 旧金山当地的酷儿团体要「爷们程式设计师」(Brogrammer)滚出去,「爷们程式设计师」其中是英文兄弟(Bro)结合程式设计师(Programmer)的词彙,形容社交生活丰富的程式设计师,颠覆和过往程式设计师都是宅男的印象。(source: Social Media Scientist)当地民众 vs. 科技新贵

目前,旧金山市的民众分成两派,一派是科技救世主论,他们认为科技公司可以带动当地经济,让富者更富;另一派则认为科技公司进驻旧金山,得为消除旧金山丰富的文化和引发住房危机负责。

支持科技税的劳工与社区组织「正义工作」(Jobs with Justice)发起人范功(音译,Feng Kung)说:「他们(科技公司)每年在每名员工身上花了 2.5 万美元(约台币 81.4 万元),给他们像是免费啤酒、撞球桌和按摩等服务,这些很不错,但他们可以花 1,000 美元来帮助旧金山剩下的人生活吗?」

程式设计师滚出去

旧金山民众对科技公司的不满,也反映在不同的地方。

酷儿运动团体 Gay Shame 最近就在旧金山市的电线桿张贴海报,海报上印有「爷儿们程式设计师滚出去」(Brogrammers off the block)的标语,有的还画上了科技公司 CEO 头部被刺穿的图像。

此外,原本拉丁裔盘据的 Mission 社区,也被涌入的科技新贵改变了地貌,当地涂鸦最近就出现了「酷儿讨厌科技人」的主题。

发公开信抱怨游民

而少数科技新贵的行为,更让科技人在旧金山变得恶名昭彰。

2016 年 2 月,旧金山科技新贵向当局发出一封公开信,抱怨游民问题,信中写道:「我不该在每天上下班时看到游民的痛苦、挣扎还有绝望。」这封信也凸显出当地的贫富差距。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